野泽风

圈名:野泽✔

堆积点赞狂人

 

Recording

       想写我和他的故事很久了,也动笔写过。但似乎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曾无数次眼眶酸胀,几乎要掉泪,悲伤一波又一波的降临。

       昨天一个人,逛商场,人很多,我买了一杯冰饮,上层的雪糕融化进下层的饮料里,一片白色的浑浊。我用左手紧紧握着,冰块的温度让我的手僵住。

       漫不经心,这条街我走过无数遍,你也是,但我们从未并肩一起走过。

       我一边走一边幻想你在身边,不,是你陪着你女朋友的场景。

       哪怕现在你没有女朋友,以后你也会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你会很温柔的对她,温柔的对她说话,假如她撒娇了,你会微笑的抱着她,你会给她最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我并不是那个她,你更不会对我温柔,想着有些心酸。

       那样的你啊,从来都不属于我。

 

       认识九年,从小学开始,同一间小学,同一个班,到了初中也是这样。

当我在初中第一眼看到他,我轻蔑的“哼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又要和这种人同班三年。

       当时的我,心里是说不尽的嫌弃与厌恶。

       要问为什么,大概是因为小学的时候,他总是搞恶作剧欺负女孩子的原因吧。

       男孩子是一种神奇的生物,小时候以破坏为乐趣,长大后却与小时候相反,变得温顺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我也是被欺负的那一个。他给我起难听的绰号,小学三年级以后我便一直顶着这个恶心的绰号;他会在我不注意的时候把我的橡筋拉下,我只好恼羞成怒的追回来并狼狈的重新扎好辫子;他会莫名其妙走过来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他似乎一直以抓弄别人并看别人窘态为乐,我就是那个窘态百出的小丑。

       好死不死,六年级的时候,他的兄弟坐在了我隔壁。

       每天顶着冷嘲热讽,流言蜚语,也是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小学毕业以为能与他一刀两断从此再无瓜葛,谁知道到了初中,我日,还是同一个班的。

       显而易见,我小学时的事,还有那个难听的绰号,再次降临了。

       我懊丧得很,这个瘟星。事实上我也没怎么惹过他,为什么会这样,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因为这些种种有的没的玩笑,我们见面也是不打招呼直接走过,哪怕是同一间小学上来的,距离并没有缩短一点点,似乎是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   我不喜欢他,他也对我毫无好感可言。

       这三年,不冷不热,不咸不淡,犹如最熟悉的陌生人般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为什么是最熟悉的陌生人,因为,哪怕我不去了解他,也会有八卦来到耳边,道听途说的了解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   他和谁谁谁玩得很好,他经常中午去打球,他有了女朋友,他们拍拖了被发现了,他和他女朋友分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我都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鉴于我对他的不满鄙视愤懑,当我听到他有女朋友的时候,我很生气,替女孩子感到可怜——被这个可恶的家伙欺骗了!他居然去沟女!他怎么那么不要脸!

       我甚至扬言,他们过不久肯定会分的。

       事实上,他们后来的确是分手了,我莫名的感到畅快与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他有自己喜欢的人,我也不例外,我也喜欢上了老陈,我知道这是不可能,结果现在和老陈也是偶尔聊聊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到了初三下学期,那是一个巨大的转折点。

 

       初三上学期,学校搞艺术节,我在艺术节当晚加了他的Wechat,也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态。聊天内容很无聊,我说一句,他就重复一次,气得我直跺脚,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复。

      于是我打了他前女友的名字,终于不是复制粘贴,而是“None of my business”。

      有种气闷。

      但关系的确是这时候开始缓和,开始渐渐有了交流,并不多。

      下学期,面临中考,我作为一个成绩不高不低的学生,要进我现在这间中学,并不简单。班主任找我们聊志愿的问题,我和他一起都在。

    “我想考二中。”他很认真的对班主任说道。

    “哇那么厉害啊你,有志向!”我惊讶的回复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我想考六中,他是二中,总之两间学校是这里的前几,难考程度可想而知。那天班主任说了什么,我已经全部忘记了,只记得那天我狠狠地踩了他一脚,跟他开玩笑:“要是你考上二中,我就去二中找你,去到你们班,把你这九年的傻事都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也开玩笑地回了我一句:“好啊,那你得先找到我。”

      “切,能有多少个班,我一个一个找,找不到每个班都说一次。”

      “...你厉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我满意地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志愿的事就这样搁下了,我为了我的六中而奋斗,他依然逍遥自在。

       那天是3月7号,星期五,下午。

       他过来我旁边的柜子拿书,并对昏昏欲睡的我说了一句:“你去二中找我吧,你肯定找不到的,因为我直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还徘徊在清醒与昏迷的我瞬间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我愣了很久,下午第一节课,满脑子的“他不考二中了!”“他骗我!”“他怎么可以直升!”“他怎么可以!”

       气愤得要哭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一下课我就去找他,问他为什么要直升。

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直升?”

     “你不是说要考二中吗?”

       结果是我先说不下去,因为我忽然眼泪流了出来。我没有听他解释,立刻冲去洗手间洗脸。

       丢脸。

       为什么,为什么,为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不应该是这样的,不应该啊。

       我气急,本来想回班,结果却走到了班主任的办公室,并问班主任为什么他要直升。

       结果是我在办公室眼泪鼻涕流得一塌糊涂,班主任叫我和他好好谈一谈。

       我来不及去了一趟洗手间了,眼泪鼻涕随便一抹就回班了。

       是级长的英语课,当我“报告”完从后门进班的时候,有一个男同学在后面用不大的声音说了一句“又哭了”,大概是看到我的脸红红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我眼眶又是一热,想起他差点又哭出来,但我仍然很潇洒的给了他一个中指。

       同桌问我还好吗,我说没事。

       结果下午两节级长的课,我像个傻子,忽然哭忽然笑,满脑子都是他。级长似乎发现了什么,在他的座位上说了很多,我听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哦,他坐我后面的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他怎么可以这样?

       他怎么可以?

       他说过要去二中。

       他要直升。

       我没有直升。

       我要失去他了,永远。

       哪怕我考回来这间,我也不可能和他一个班了。

       胡思乱想,却仍然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级长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我整个下午都浑浑噩噩,笑笑哭哭。

       他要离开我了,哪怕他从来没有属于过我。

       放学的时候有人问我怎么今天发神经,我说着说着又哭了。他们笑着说并没有多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那是于你们而言。

       于我而言,这个人,在我的生命里,盘踞了九年那么久,哪怕我曾经有多讨厌他,哪怕我们之间什么也没有,他也在我的生命里生了根发了芽,到今天有人要把他从我身上剥离,我才疼到哭。

       当天晚上我和他微信聊天,骂他,骂着骂着我哭得不能自己。

     “你骗我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干嘛要直升?”

     “你干嘛不考二中?”

     “你知道吗都九年了你怎么可以说走就走!”

     “你个混蛋。”

     “都九年了我真的好舍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以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一直在听我骂,并且耐心的解释,到后来我哭了,哭到话都说不出完整的一句,抽抽搭搭,毫无丝毫贤惠的爆粗。没想到他的声线居然在颤抖,叫我不要哭不要哭。

       结果是他也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他一边哭一边用颤抖的声线发了一段语音给我,大概是加油感谢之类的。

       我听到他哭了,我破涕为笑,然后哭得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导致我第二天头疼到死,哭了整整一晚。

       直到那天,我才知道,这个人对我是何其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他一直在我生命中,以一种旁观者陌生人的身份,陪了我九年,结果,现在他要下车了,并且挥手对我说再见。

       他对我的意义我从未认真想过,直到他要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这件事对我影响之大,堪比失恋,天天挂念上心,甚至做梦梦到他对我温柔的笑,醒来哭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   我们之间,不是陌生人,也不是朋友,更不是恋人,我却偏偏放不下。

       我依赖他,非常。

       九年并不是那么容易放下,他在我生命中出现太久太久,我已经习惯有这么一个人在我身旁,甚少交流,却又有所牵挂。

       很快,我又开始厌恶他,并不再希望见到他,希望他赶紧消失。但实际上,我比谁都想见到他。

       我跟他说,九年了,我连你的脸都没好好看过。

       然后你就对我说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苦涩得要死。

       我开始肆意妄为,抢你的衣服,搞乱你的头发,霸占你的位置,以高傲的姿态告诉你,我,不舍得,我,不愿意。

       这个彻头彻尾的混蛋。想到这里我也是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我不想失去啊。

       我一点都不想。

       我希望你能一直一直,在我身边,当一个最熟悉的陌生人也好,我只要你在我看得见摸得着的地方而已,并且,这样下去一直到老。

       将来我们会有彼此的生活,没关系,我要的是你还在我身边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我霸道任性自私,因为我需要你,所以你要出现在我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事实上,我去了六中,他直升。

       我对别人说,要是六中没有他我肯定会哭的。

       事实上,从报道到军训,我都没有哭,直到开学的第一个星期,我终于在这间学校,因为他,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这里没有他。

       没有他。

       我真的失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我从来没有好好珍惜他。

       他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有人问,毕业那么多人离别,为什么你最舍不得他。

       因为,没有人会给我下一个九年;因为,我知道,一旦我失去了他,便是永远的失去。

       我对他到底是什么感情?

       我想了想,是什么感情呢。

       结果脑海里第一个蹦出的答案是:我爱他。

       是的,我爱他,没有什么能比得上这句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我爱他。

       我爱他。

       我爱他。

       我是非你不可,你却不是非我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他答应我,这辈子,会一直出现在我的生命里,以一种,合适的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他说,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   他说,这九年感谢有你。

       其实,他这样说,并不会做到,我们都知道,但我只要这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其实,顺其自然,就是失去。

       其实,这九年,我也很感谢你。

       我想起小学的时候我去肯德基很认真的啃鸡腿,一抬头,看到的是他,带着紫色框的眼镜,我喊出了他的名字,并对他傻笑。

       我一直觉得那一次他很帅。

       我想起当我知道他沟女时的气愤,当我知道他分手后的暗喜和开心,原因无他,只是想这个人一直在我身边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我想起他安慰我时的声线,他从未对我这样说过话,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从此,再无他人,可以替代他,可以给我下一个九年,可以让我感到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   我们的距离一直是这么远,不曾接近半分,哪怕是发生了那么多那么多。

       这种距离令我绝望而欢喜,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,真好。

       后来的后来,我读到一段话。

    “廉价也好,犯贱也好,此间已经有那么多的擦肩而过,哪怕这次仍旧是下一个悲剧的开始,我也不想放弃现在可以拥有你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因为你已经在我的身体里生长了那么多年,不管有多疼,你都是我身体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因为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估计没有比这段话,更好的诠释我对你的感情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哪怕是现在,烦闷的时刻,我第一个想起的,仍然是你。

       我恨不得一个电话,一条短信,一个飞奔就到你的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但是呢,但是呢,并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我们已经太远太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可是我又是十分的清楚:从始至终,都是我在需要你,并且是一刻都不能停止的需要。

       最后,祝,你能和你喜欢的在一起,一切安好。

       永安永安,永世心安。


 
评论

© 野泽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